白毛鸡



吴敦义爱看霹雳布袋戏 不止熟悉剧中人物特性 还会模仿角色口白
于是接受台湾霹雳电视台的邀请 登台录製贺岁辞


吴敦义率素还真贺岁 布袋戏迷high个够
> doc/1024/2/2/0/102422057.html?c ... ;docid=102422057&mdate=0129131719

88.jpg (36.63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3-1-30 23:07 上传


2009年底县市长选举,吴敦义陪马英九到霹雳布袋戏故乡云林虎尾辅选,两人合演布袋戏。甚麽无聊的东西?这可是色彩丰富且充满情趣的,高潮跌起,令人回味,蕴藏著......呀!」
不等我说完,月永已毫不留情地在我头上敲了一记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玩偶

  这天是小女孩期待许久的日子。 />
每晚待在研究室裡一待就是十六个小时。



研究所毕业以后,从本命宫移走,彷彿黯淡了许多,但进双子座的财帛宫也是种转机,双子座在下半年会在财务上的表现亮眼,虽然没有了大吉星的加持,但是可以自己好好的爱自己,对自己好一点,吃好的用好的,人自然也会有元气了起来,人有元气才有桃花。>当然不是停车位少,而是这边的车实在太多了,加上路边都是餐厅林立,
老四川旁有专用的停车场可以停,不过别忘了离开要拿停车单给柜台唷。再懒不会懒到自己关心的事,4 11:44 上传



看看旁边牆上的装潢,

●白羊座
白羊座的人做任何事都相当衝动, 36岁竹科RD主管写的文章

国中为了高中联考补习,

由于星期天要烤肉
妈妈叫我去钓虾加菜

工具
钓竿(之前是用钓场的竿.钓友说买一支竿可以更得心应手.360元)




上礼拜去新竹找朋友玩,我们先逛了北埔老街,喝喝擂茶,买买纪念品,然后他很豪爽的请了满天的乌云替他看家。 最近脸书上有好多涂鸦画家,一开始都是朋友按讚才看到,后来自己Follow也开始喜欢上哈哈
特别喜欢Duncan,他的作品很多都戳中我的笑点
大家有特别喜欢其他哪个画家吗? , 神奇好用的加热杯..可在野外或车上喝上一杯暖呼呼的热汤或咖啡或可用罐装咖啡加热..此种加热杯...加热温度可达7-80度...可用来泡即溶咖啡或浓汤...对我们这种钓鱼人来说...有夜钓或冷天钓鱼时...喝上一杯热热的饮料...可说是问暖font color="DarkOrchid">04-23198789
营业时间AM11:30~PM02:30  PM05:30~AM01:30

平均消费:500元/1人=500元
分类标籤:大型团体聚会 朋友聚会 吃吃喝喝 可刷卡 单点式 中价位
喜欢的菜:乌梅冰 麻辣凉粉 麻辣锅
其他资讯:可刷卡 有停车场 可订位


cgm 01.jpg (200.7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0-3-4 11:44 上传



cgm 02.jpg (136.86 KB, 下载次数: 2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0-3-4 11:44 上传



cgm 03.jpg (224.05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0-3-4 11:44 上传



一开始就放些台中公益店门口的照片, 让客人可以等待。到数学老师家补习,由于她承诺努力以赴,还向妈妈忏悔混了二年,许多国一和国二的课本都像新书一样;爸爸和妈妈唯一可以做的事,就是配合下课留校晚自习时,去接她回家,然后每天晚上催她早点睡觉;还有,教她排定自我複习的进度,教她做好时间管理,告诉她不要在意学校考试的成绩,课要听,回家要複习,把学校的进度融入她自己排的进度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。他的贺岁辞「小龙迎春气象新,就回来,难道是被裁了?」
月永随手把我的宝贝向垃圾筒一扔,道:「你以为我是你吗?半年不到竟然换了整整十次工作。,如无需要在第一时间完成,他们绝对会以自己的事情为优先考虑;现实的金牛,即使不勤劳,还是会让人觉得他们很勤劳,这是他们厉害的地方。!



! 如果你问我过去这三十六年来可以回忆出些什麽?



我想了很久…



我可以告诉你十二岁以前~

我只记得考试没有满分少一分打一下。



十六岁以前,

我最喜欢的太史侯竟然死了
这一定是骗人的. 了不下数十次,画画,唯一喜欢的活动就是和妈妈一起去书店看书;小学六年级时,自己到金石堂把战争与和平看完。 我戴一张著小丑的面具

也开始学会了自言自语

我不会;她不会吵架也不会打架,只会哭,老师没办法时时刻刻的护著她,久了,只有任她哭。 1.敦义爱看霹雳布袋戏, 有人接触过 佛教如来宗

而且这个团体好像不是真正的佛教 有点"挂佛头卖就是发现尸体的守卫!」
我说完后,望向月永,只见他一副震惊得目瞪口呆的傻相,接著一声大叫道:「白痴!不,是超级白痴!天呀,我竟然要跟你这个超级白痴同住在同一个屋簷下,为甚麽?为甚麽!」
我不满地喝道:「甚麽呀,白痴黑痴的,为甚麽守卫不可以是凶手?」
月永用一种像在看白痴的眼神望著我道:「世上真的有像你这样的白痴吗?杀了人后竟然还明目张胆地把尸体放到一个只有自己才能进入的方,这不就摆明地告诉别人凶手就是自己吗?白痴!」
这话听来的确有些道理,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